关键词 |

科普专栏
“心肺复苏”全攻略

 

张 琳

 

时间:2017-12-27

 

 

浏览(3096

 

 

看到这个问题,可能不少人想起了偶像剧里浪漫的人工呼吸,或者已叠起手掌跃跃欲试了。


实际上,心肺复苏(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指的是对心脏骤停所采取的一系列旨在恢复生命活动的及时、规范、有效的抢救措施,人们所熟知的胸外按压、人工呼吸等都包含在其中。


心脏骤停,如字面意义,指的是心脏突然且出乎意料地停止跳动的情况。心脏骤停一旦发生,血液将停止流向大脑和其他重要的生命器官。


中国院外心搏骤停(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OHCA)的发生率约为54.4万次/年,目前我国OHCA患者生存率约为1%。然而不论整体生存率如何,当心脏骤停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时,对其本身和家庭的打击却是100%的。


完整全面的心脏复苏应该包括目击者抢救、院前抢救和院内抢救三个部分。


作为普通人,当身边有人因心脏骤停倒下时,我们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提供基本生命支持(Basic life supportBLS)。


BLS是心脏骤停急救的基础,主要强调心脏骤停的迅速识别并启动应急反应系统、早期心肺复苏、以及利用自动体外除颤仪(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AED)的快速除颤等。对于不同级别的施救者,BLS的实施程序及要求如下表。


无论是否接受过培训,对普通人来说,程序中最重要的步骤就是拨打急救电话并听从调度员的指示。没错,急救中心的调度员在民众的BLS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更加令人安心的是,所有的急救中心调度员都有一系列规范的指南,指导呼救者进行呼吸意识的判断,并实施CPR的各个步骤。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学会如何配合调度员的指示。


确认环境安全


施救者目击到紧急情况发生时,首先应该确认当前的环境在急救过程中对于施救者和患者没有威胁。紧急情况可能发生在任何场合,家中、路边、地铁站、机场、交通工具上……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对患者进行救助,能有效的避免施救过程中的“二次伤害”,这也是提供救助的前提。


判断患者意识,启动应急反应系统


在确认患者倒地失去意识后,立即大声呼救,寻求旁人的帮助,拨打急救电话120,这是启动应急反应系统最基本的要求。而当我们进一步熟悉急救流程后,在这里寻求他人帮助时应同时拿取AED,之后我们会再次讲解这一部分。


检查呼吸和脉搏


如果跟随程序拨打了急救电话,那么这之后的步骤均是在调度员的指导下进行的。需要施救者在十秒中内判断出结果,呼吸和脉搏的检查结果可能有以下三种:


1、有脉搏,正常呼吸:这时应密切观察患者的情况,直到急救人员到达。


2、有脉搏,无正常呼吸:这时应给予人工呼吸,每5-6秒一次,或一分钟10-12次人工呼吸。并每隔两分钟检查一次脉搏,如果脉搏消失,应立即开始CPR


3、无脉搏,无呼吸或仅有喘息样呼吸:此时应立即开始CPR


呼吸和脉搏的判断,大家都能理解,但是很多人搞不明白什么是喘息样呼吸。喘息样呼吸也叫濒死呼吸,就如字面意思,不是呼吸而是喘息,想一想刚刚被钓上岸的鱼,可能会加深对这个名词的理解。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三种结果中的哪种,在这一阶段应急反应系统都应启动,并且已经取得了或有人正在拿取AED和其他急救设备。


进行CPR


进行CPR前,应先将患者放置于正确体位:仰卧位,放置于硬质平面上,头颈躯干应躺平摆直无扭曲,双手放于躯干两侧。


CPR的过程可以用CAB进行概括,即CChest compressions,胸外按压)-AAirway,通畅呼吸道)-BBreaths,人工呼吸)。在几年前,这几个字母还是以ABC的顺序组成的,更新的原因是研究者们发现从“C”开始进行CPR可以有效缩短施救到第一次胸部按压的时间。同时也有众多的研究显示,只进行胸外按压的CPR与常规CPR在成人院外心脏骤停的生存率上没有显著差异。这些都足以说明胸外按压的重要性。


C:胸外按压


胸外按压的主要参数包括深度、频率和胸廓回弹程度等。同时,按压中断的频率和次数也能反应CPR的质量(中断越少,质量越高)。作为施救者,我们需要牢记其中的关键点:


 A:通畅呼吸道


对于非专业施救者,推荐用手举起并维持患者的头部到一个固定位置,以打开患者的呼吸道。常见的手法称为,仰头举颏法,如图。


B:人工呼吸


对于非专业施救者,推荐口对口人工呼吸。在保持呼吸道畅通和病人口部张开的情况下,用按于前额手的拇指与食指,捏闭病人的鼻孔。抢救者吸一口气,张开口紧贴病人的嘴(要把病人的口完全包住),抢救开始后,给予2次紧急吹气,每次吹气1秒,以使患者胸部起伏(不需要深呼吸)。每次吹气完毕后,应立即于病人口部脱离,稍抬起头部,眼视病人胸部,吸入新鲜空气,以便做下一次人工呼吸,同时放开捏鼻的手指,以便患者从鼻孔呼气,此时病人胸部向下塌陷,并有气流从口鼻排出。每按压胸部30次,吹气两口,即302


 


AED进行电除颤


 


在进行CPR的同时,一旦获取了AED,需在调度员的指导下,依照AED的引导语对患者进行电除颤。之后请继续施行CPR,并等待急救人员的到达。


当然,这全程都会有急救调度员的陪伴、指导和鼓励。


在这里终于出现的AED可以说是贯穿全文的一个“神秘人物”了。心脏骤停的治疗重点就是电除颤,相信大家都在电视剧电影里看到过急救或手术时通电除颤的场面。AED,即自动体外除颤仪是一种便携式的电除颤仪器,重点是,即使没有受过训练的普通老百姓也能够通过它的语音指导顺利的使用。这种可携带的设备往往被放置于公共场所,比如商场、机场、会展中心、体育场和学校等地。


 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你还未曾见过这些关在盒子里的“小家伙”,不妨现在去百度一下“AED地图”,你会感谢这篇文章带你发现了这世界的另一个美好。


在文章的最后,当你需要为他人提供基本生命支持时,需要铭记在心的最重要的是:


1、有医疗紧急情况发生,保持冷静,及时拨打急救电话120,配合调度员的指引;


2、关注自己周边的急救设备,寻找AED,从现在做起;


3、不要害怕自己不够专业,要相信你的每一次的按压都十分珍贵,你是一位伟大的急救者。


 


参考文献


1.Nichol G, Thomas E, Callaway CW, Hedges J, Powell JL, Aufderheide TP, Rea T, Lowe R, Brown T, Dreyer J, Davis D, Idris A and Stiell I. Regional variation in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incidence and outcome. Jama. 2008;300:1423-31.


2.Kleinman ME, Brennan EE, Goldberger ZD, Swor RA, Terry M,Bobrow BJ, Gazmuri RJ, Travers AH, Rea T. Part 5: adult basic life support and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quality: 2015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Update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irculation. 2015;132(suppl 2):S414–S435.


3. Becker LB, Pepe PE. Ensu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community-wide emergency cardiac care. Ann Emerg Med. 1993;22(2 pt 2):354–365.


4. Lubrano R, Cecchetti C, Bellelli E, Gentile I, Loayza Levano H, Orsini F, Bertazzoni G, Messi G, Rugolotto S, Pirozzi N, Elli M. Comparison of times of intervention during pediatric CPR maneuvers using ABC and CAB sequences: a randomized trial. Resuscitation. 2012;83:1473–1477. doi: 10.1016/j.resuscitation.2012.04.011.


5. Sekiguchi H, Kondo Y, Kukita I. Verification of changes in the time taken to initiate chest compressions according to modified basic life support guidelines. Am J Emerg Med. 2013;31:1248–1250. doi: 10.1016/j.ajem.2013.02.047.


6. Marsch S, Tschan F, Semmer NK, Zobrist R, Hunziker PR, Hunziker S. ABC versus CAB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imulator-based trial. Swiss Med Wkly. 2013;143:w13856. doi: 10.4414/smw.2013.13856.


7. Svensson L, Bohm K, Castrèn M, Pettersson H, Engerström L, Herlitz J, Rosenqvist M. Compression-only CPR or standard CPR in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N Engl J Med. 2010;363:434–442. doi: 10.1056/NEJMoa0908991.


8. Rea TD, Fahrenbruch C, Culley L, Donohoe RT, Hambly C, Innes J, Bloomingdale M, Subido C, Romines S, Eisenberg MS. CPR with chest compression alone or with rescue breathing. N Engl J Med. 2010;363:423–433. doi:10.1056/NEJMoa0908993.



 

上一篇下一篇
重要信息: 未来学生 在校生 校友 教职工 支持单位
ENGLISH    资料下载
 
 
进入编辑状态